NTNUDOE

論愛情─精神分析觀點

with one comment

  對佛洛伊德而言,愛情是建立在已失去之早年的原初滿足經驗。愛情生活只是此一原初滿足經驗的重新演出。因此,愛戀客體的「選擇」事實上並沒有選擇,而是只能以提供滿足的協助者為模型(依附型對象選擇),或以自身為範本(自戀型對象選擇)。然而這個宿命的愛情構想卻使得精神分析面臨了巨大的理論困難。若愛情沒有選擇,究竟如何解釋愛戀客體的誕生這一「愛情奇蹟」(miracle de l’amour)?

  拉岡在提出慾望的辨證之後,於 1960-61 年的第八講座《傳移》(Le transfert),藉由對柏拉圖〈宴饗篇〉、〈斐多篇〉的閱讀重新回到愛情的課題,並試圖從慾望結構的角度解決上述的難題。究竟慾望與愛情有何關係?為何與我們有愛戀關係的主體也同時是我們的慾望客體?對拉岡而言,澄清愛情的問題也等於是解釋了精神分析治療的「傳移之愛」的基礎,進而回答了他在1959-60年第七講座《精神分析倫理學》(L’éthique de la psychanalyse)所提出之分析師的慾望與倫理問題。而另一方面,對愛情與慾望的分析也促使拉岡在1961-62 年的第九講座《認同》(L’identification)與 1962-63 年的第十講座《焦慮》(L’angoisse)中完整地提出了「慾望對象」(objet a)的概念。 透過對 Sigmund Freud 與 Jacques Lacan 之文本的批評閱讀,本文將鋪陳精神分析理論中之愛情與慾望的問題,並由此探討拉岡「慾望對象」構想的特殊性。

About these ads

Written by ntnudoe

三月 18, 2010 at 10:07 上午

張貼於論文

一個回應

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.

  1. 謝謝沈教授在此文裡帶讀者爬梳精神分析理論中,"愛"的"奇蹟"形成過程以及它最終所指向的慾望體(algama),使我們能清楚了解在愛情中,慾望的運作方式以及我們對慾望對象不可避免的投射和"物化",以及傳移之愛可能開展的倫理向度。
    在閱讀時仍有幾處疑問,盼沈老師能不吝解答。首先,在第二及第三部分中提及,當作為欲望客體(同時也會是部份客體)的他者同時也伸出手來,牽住“主體”的手,此時他者從“欲望客體”變為一個另一有欲望的主體,兩者便能成為“愛人”,彼此將對方提昇至“欲望對象”的位置,展開一段彼此“物化”的愛情,Lacan宮廷之愛的例子更說明他認為應從欲望角度來探討物化,並用這個角度回應傳統客體理論學派對“物化”的譴責以及其謬誤的平等幻想。爬梳至此,不免發現Lacan已說明必然會“物化”的欲望邏輯,也表揚了“慾望物”被提昇至“das Ding/la chose”的地位,但不知他是否有回應當我們去享受欲望客體時的倫理關係?換言之,當Lacan重啓傳移之愛可能的倫理向度時,當Lacan質疑傳統主/客對立的道德譴責時並,不知他是否有開展我和我的“愛人”間的倫理關係?又,若algama是回應大他者“Che Vuoi?”的意符,那麼依精神分析理論的邏輯,是否可能有不回應demand的愛的存在?有缺乏?最後,我對於文末提及的“哲學家之愛”感到相當有趣,不知是否能請沈老師多闡述這一部分?感謝。

    小研究生M

    五月 20, 2010 at 4:42 上午
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關注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.

%d bloggers like this: